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你拨打过120吗?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05-19

卫生局机构改革,防疫员萍萍被下派到了某医院的急诊部。由于她声音甜美,主任暂时安排她接听“120”急救电话。

萍萍的医院规模不算太大,“120”急救电话的业务也不多。白天有两个接话员上班,到晚上就只留一个人值夜班了。那天萍萍第一天值夜班,别人下班后都走了,她独自守在冷清清空当当的值班室里,感觉阴森森的。她拿出一本书,半躺在床上看了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萍萍从睡梦中惊醒。“铃铃铃”,萍萍丢下盖在脸上的书,急步跑过去抓起话筒说:“您好,这里是**医院急救电话。”

“终于打通了……”话筒内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颤音。“啊,对不起!”萍萍以为她刚才睡的太死,可能人家之前打来电话她没听见。于是她又问道:“您有什么情况?”对方沉默片刻后,突然痛苦异常地呻吟道:“我。我的车撞山上了,我被卡。卡在驾驶室里,好痛苦呀……”

“别慌。别慌!”萍萍安慰道,“您先告诉我您出车祸的详细地点,好吗?”

“在大营丘山道上……快来呀!”

“嘟嘟嘟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对方便挂机了。萍萍不敢怠慢,赶忙打内线电话通知车队出车。车队值班室接电话的人是位小伙,他听完萍萍汇报的车祸地点后,嘻嘻一笑,说:“妹妹,是不是谁逗你玩呢?大营丘山道上个月因为山体滑坡已经封了,现在甭说是车,连个人都过不去!”萍萍一听,身上猛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,莫名的恐惧令她不禁喘息加速。可她很快又镇定下来,自我安慰地想不知是哪个朋友跟她玩了个恶作剧。如此一琢磨,她才想起来查看一下来电显示。这一看不要紧,反而使她的的恐惧蓦然达到了极点。

因为,刚才她接的求救电话根本查不到记录!萍萍真正害怕起来,她跳上床把自己紧紧裹进被子里。就那样睁大双眼,支愣着耳朵,担惊受怕地熬过了一个无比漫长的黑夜。

第二天,憔悴的萍萍下了夜班就直接奔回家。她和丈夫。婆婆住在一起,丈夫叫大刚,是一位相貌英俊身材魁梧的**。萍萍回去的时候大刚正在和婆婆一起吃早饭,他见妻子形色慌张,也跟着紧张起来,忙问萍萍发生了什么事儿?萍萍怕婆婆笑话,就把大刚拉进里屋并将昨晚上值夜班的怪事儿讲了一遍。没料到大刚听完竟哈哈大笑,他用手指轻戳萍萍的脑门说:“你呀,简直是神经过敏!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呀。怪的……”

“不信拉倒!”没等大刚说完,萍萍就生气地打断了他。大刚见萍萍噘着小嘴满脸忧郁,这才收敛笑容,严肃地说:“好好好,我信!等下次你值夜班我去陪你还不成吗?现在我得去上班了,你在家里陪咱妈说说话,嗷!”说完,大刚穿上警服走了。萍萍有些后悔跟大刚发脾气,她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急躁。

这时,婆婆凑过来问萍萍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儿?原来刚才她在外间已经隐约听见了萍萍的遭遇。萍萍正惶惑不定,见有人关心,干脆就把这事儿跟婆婆又详细复述了一遍。毕竟是年长者,经历的事情多,听完萍萍的阵述便明白了七。八分。

她问了萍萍的生辰八字,然后掐指计算嘴里还念念叨叨。萍萍被她的慎重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静静守在一旁。稍刻,婆婆停止掐算,“呃——”她叹出一口气,道:“医院里有这东西倒不奇怪,关键这东西欺生、欺八字软的人。我刚才给你算过了,你的八字软,再加上你又是新去的,遇见这事儿就不稀罕了。没关系,我先送给你个护身符戴上试试。”

两天后,又轮到萍萍值夜班了。本来大刚说好了来陪她的,可他临时又被局里派去参加一个抓捕行动,来不了了。等到夜深人静,萍萍缩在值班室的床上开始忐忑不安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直到午夜也没出现任何异常。萍萍摸了摸颈前的护身符,总算舒了一口气。

她想上厕所,可她通过门窗瞅了瞅室外灯光幽暗的长廊,不免有些犹豫。又靠了一阵儿,萍萍实在憋不住只好硬着头皮推开门走出去。医院的长廊阴仄仄的,斑剥的顶棚上隔开很远才有一盏老旧昏黄的灯炮照明。走在水磨石地面上,萍萍只能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——沓沓沓——在狭长的廊壁间回荡。她不禁心慌起来。当她从厕所出来,长廊内迎面走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。

她吓了个激灵,呆呆地僵在原地不敢动弹。男人的手里端了个绿色塑料洗脸盆,在经过萍萍身边时朝她笑了笑。萍萍突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,死寂中她紧盯住男人,直到看着他步入长廊尽头的一间病房,那根紧绷着的神经才松驰下来。

原来是住院患者的陪护,看来她的确过于敏感了!可就在此时,值班室的“120”电话铃声大作。那刺耳的“铃铃”声撕裂夜的宁静,令人心悸不已。萍萍快步跑回去,提起话筒说:“喂,您好!这里是……”

“终于打通了……”又是那个男人沉闷的颤音。萍萍“妈呀”一声想撂下话机。但奇怪的是她仿佛被谁施了定身术,浑身僵硬,骨关节咯嘣嘣直响就是不听使唤。尽管萍萍不说话,听筒内仍旧传来那个男人可怖的声音:“我……我的车撞山上了,我被卡、卡在驾驶室里,好痛苦呀……在大营丘山道上……快来呀!”随着话筒内传出“嘟嘟都”的忙音,萍萍的四肢恢复了自主。她撇下电话“腾”地蹦到床上,浑身瑟瑟发抖。

天亮以后,大刚来到医院。他发现萍萍面无血色满脸泪痕,知道她一定被吓坏了。他坐到床上心疼地抱起萍萍,帮她擦拭脸颊上冰凉的泪水。其实大刚并非粗心大意,萍萍跟他说了那个诡异的“120”求救电话后,尽管他并不相信鬼神之事,却托人调查了近期发生在大营丘山道所有车祸的情况。大营丘山道崎岖多弯,平常人迹罕至,过往的车辆也不多,所以很少发生严重的车祸。只是上个月,有一辆不熟悉路段的外地平头货车在急转弯时撞到了山壁上。当时那辆货车的驾驶室严重扭曲变形,受了重伤的司机被卡在里面无法脱身。他费尽最后一丝力气抽出一条胳膊,用手机拨打了“120”急救电话(可能当时司机撞懵了,他并没有打“110”报警)。不知为什么,受伤的司机昏迷前始终没能打通“120”。后来他被人发现救出后就送进了萍萍所在的医院抢救,可惜由于耽误的太久,到医院后没过十分钟就死了。就在当天晚上突降暴雨,导致大营丘山道的两侧山体大面积滑坡,封路至今未通。

大刚的分析是:那位货车司机的亲戚或朋友为了报复,才装神弄鬼地打“120”搅扰医院。

萍萍逐渐清醒过来,她知道跟大刚说再多也没有用。又待了一会儿,大刚回局里报到去了。萍萍就赶忙跑回家找婆婆。

婆婆让萍萍回医院把这件事调查清楚。她说这种东西一旦缠上了谁,如果不把怨气散掉是不肯罢休的。若想散掉“他”的怨气,必须对其深入了解,届时撕破了脸皮“他”也就无法留恋于人间的恩怨。“好在……”婆婆说:“‘他’还没有露面,如果‘他’让你看见就意味着要害你了!”

萍萍离开家,又回到了医院。她向主任问起了在大营丘山道出车祸的那位货车司机。很明显,主任对谈这件事儿颇有兴趣。她说:“我早就说那个小华不稳当,她当接话员不出事儿才怪!”接着,主任告诉萍萍小华是医院以前的“120”接话员。大营丘车祸那晚,小华接过一个急救电话后由于疏忽,话机没有挂靠。后来那位货车司机再打“120”自然就打不通了。为此,小华被医院开除了。主任又开始描述那位货车司机,她指手划脚地说:“那个男的高高大大,浑身上下血肉模糊,可惜生生地流血流死了呀。他死了身边连个人儿都没有,还是我心软,买了个水盆求扫地的老张头替他洗了洗,这才看得过眼……”

听到这,萍萍的脑际猛然间闪过一个镜头。她无比紧张地问主任:“那个盆……是不是绿色的塑料洗脸盆?”

“是呀!”主任满不在乎,说:“咱医院杂货店里卖的都是那种洗脸盆!”

萍萍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腔了,她颤巍巍地又问主任:“那个司机死……死在哪个屋里?”

“就在走廊头上那屋……”主任朝那个方向指了指说:“现在当仓库了。”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