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求职招聘 > 正文

生命经得起多少博弈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05-20

据说,这个世界上最遵守制度的人是德国人和瑞典人,他们把制度当作生命;最不喜欢死守规矩的人是中国人,我们常说制度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为此,我读到过很多文章,那些写文章的人批评我们中国人太散漫太随意,不懂得制度的重要性,带累着我们国家在很多方面都处在人家后面,尤其是工艺水平生产效率等等。

  现在,谁要是再说我们中国人不重视制度,我就要给他讲讲我刚刚听说的这个残酷的故事——两个同乡在一个工厂里打工,一个人的手被传送带夹住了,这个时候另一个只要拿把剪刀把传送带剪断就可以了。但是这另一个没有这么做,他跑去找了自己一个工友,然后两个人又一同去找该厂的厂长,到厂长来的时候,情况已经惨不忍睹。他们把那个不幸的老乡从机器上生拽出来,这个老乡因失血过多死掉了;再之后,死者的家属来到工厂,被保安生硬地拖了出去。在这个故事里,每个人都有道理,他们都是遵守制度的模范。那个不肯剪断传送带的工友,他的理由是:在工厂里,没有厂长的命令,谁也不能让生产线停下来,这是制度;对于工厂的保安来说,他也是有理由的:他的职责就是清除与生产没有关系的人,让他们离开工厂,把保证工厂的利益不受侵扰放在第一位。每一个人的选择都是合乎制度的,但是没有一个人的选择是合乎人性的。

  我能说点什么?我能说——保安和工友兄弟,你们按道理说也是苦出身,你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?我想了想,我觉得我不能这样说,我没有资格指责他们,我不在他们的位置上,他们没有受过多少教育,他们活着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,在这个世界上,他们本能地把所有的东西,包括制度,都看做比他们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。当然,很多浪漫的人会把爱情看作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。生命,生命不就是一条命吗?活着,活着不就是一口气吗?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,曾经到一个古董店打工,那个老板跟我说:“你小心一点,这里所有东西都比你的命还值钱。”我相信,那些打工的兄弟,他们小心翼翼地活着,在别人的工厂,别人的城市,他们相信所有的东西都比生命更宝贵。低品质的活着会使人对生命的意义发生怀疑,会使人相信人的命是有高低贵贱的,有的人的命就是轻贱,像草一样,为了一棵草,你会把不断给企业带来财富给所有人带来就业机会的传送带剪断吗?我宁肯相信,他们当时是乱了手脚,他们不知道究竟应该干什么,因为没有人跟他们说:你们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,就是整个工厂毁于一旦,你们的生命和安全也是第一位的。我相信,生活中无数的事例都在教育他们——你们得听我们的,听制度的,听机器的,否则你们就给我滚蛋,像你们这样的人多的是!

  我不想谈安全教育问题,工厂责任问题,以及工作环境问题,薪水待遇问题,这些问题都应该由那些以“关心人民疾苦”为职业的公仆来过问。我想说的是另一个问题——我们常常说一句话“我心疼你,谁心疼我呀”,朗朗上口,似乎每个人都关心自己,谋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是特别现代的事特别天经地义的事,我觉得那些处在流水线上的工人也是一样,谁有权利指责他们自私冷漠?他们不过是一事当前,更关心自己的利益罢了。我小人之心地揣测一下那位工友之腹,他没准儿想的是:“我把生产线剪断,你得救了,谁赔呀?你赔,你赔得起吗?就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呀!我赔,凭什么呀?”

  如果说关心自己的利益,趋利避害是一种本能,那么这位工友见死不救有什么错呢?可是如果说他这么做一点错都没有,那么我们是和人生活在一起、工作在一起吗?

  前一阵特别流行纳什的博弈论,问题是生命经得起博弈吗?你以为人是计算机呢,遇到什么事情呼啦啦就算出来了?再说计算机还有死机的时候呢!当然计算机死机了可以重新启动,人死了就只能20年后再是一条好汉了。博弈论在英文里叫GAME THEORY,直译的意思是“游戏理论”,纳什凭这个理论得的好象是诺贝尔经济学奖,咱别老在生活中博弈好不好?我之所以写最后这段话,是因为很多受过特别好教育的人,尤其是在经济类媒体供职的人,把博弈挂在嘴边上,他们以为博弈能解决所有的事情,包括解决工人的手被卷到机器里——这个时候是应该剪断生产线还是向老板汇报?或者有更好的博弈方法?比如当机立断采取壮士断腕的方法,这样生命保住了,不过是缺了一条胳膊,而且生产也没有耽误,这是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?呸!(完)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